当前位置 / 企业文化 / 艺林苑 / 随笔:《时雨清荷》
  • 随笔:《时雨清荷》

    更新时间:2019-10-29

    查看详情

夜了,院子里柳树上的知了鸣叫不停,沉静的夜空高悬着一团绒绒的月亮。暑气正盛,稍一动弹便热得烦躁,还未到月中,不甚圆润的月在大朵的积雨云中穿行。雨,将至未至。

池子里的荷花开得很好,巨大的叶盘下,青蛙咕咕呱呱地唱着,待我定睛细看,小小青蛙又一跃跳进水里,溅起一片小小的水花。月下的涟漪看不真切,只觉光影明灭,一花一世界。和友人干脆坐在水边聊起天来,管它蚊虫飞蛾,小伙伴一把蒲扇上下翻飞舞得眼花缭乱,驱虫效果喜人。这时,一阵微风掠过,水生植物的香气扑面而来,浸润肺泡,啊!真是美好呀。

靠岸最近的浅湾里,一条小鱼浮上水面吐着泡泡,卟噜卟噜。我问朋友:“你知道什么动物最忧郁吗?”姑娘眼睛眯成了月牙,呲着一排米粒儿般的牙:“当然是鱼啦!”“为什么呀?”“因为卟噜卟噜(blue blue)嘛!”哈哈哈哈哈!大笑着默契的我们,仿佛又回到了年少的时候。从前日色变得慢,暑假里一起刷魂斗罗看火影,一张游戏碟可以玩一整天。那些记忆中的美好,经时光久酿,在脑波里翻滚,全都化为了笑痕。“哎,你小时候魂斗罗真的很坑,经常吊车尾……”“哦,其实我现在也没有不坑。”我挠挠头,努力回忆着“坑队友”的情节。

雨,终于来了。水洗蓝的夏夜,噼噼啪啪的暴雨,躲闪不及的我们狼狈逃窜。在廊下,雨帘阻断了视线,池子里的荷花,远了。哗哗的雨,毫无章法地击打着路上的石头,高低错落的花朵们,推推搡搡,似乎跳起了舞蹈。好像身量苗条的舞娘,穿着粉色纱裙,在深浅不一的绿色幔帐中舞着一曲清平乐。

突然,天地间仿佛静了下来。和着虫鸣蛙叫,雨声水声,心头的暑气豁然。余秋雨先生散文中那天地玄黄,静谧在心的意境,一瞬间体会到了。

光风霁月,几颗疏朗星子遥挂天际,月行中天,该回去休息了。

(宜兴农商银行 吴菡)

 






特别报道

戮力阻击疫情 赋力...

江苏省农商行系统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金融力量

2020年03月13日

友情链接

 

版权所有 江苏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06 jsnx.net 苏ICP备09016726号